特稿/擇善固執,善哉/智庫論壇/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 劉明德

中央日報
更新日期:2010/04/12 16:15

一個領導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中心思想,有了中心思想,才能領航一個國家。從馬總統日前以「追尋現代化」(The Quest for Modernity)為題對美國哈佛大學師生發表視訊演說中看出,他是一個有中心思想的領導人。

 當前台灣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有兩個,一個是兩岸關係,該議題關係到2300萬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。如果兩岸沒有和平,經濟再怎麼繁榮也是不堪一擊。因此,馬總統在視訊會議中特別強調政府要讓兩岸關係從「負擔變成資產,持續降低兩岸緊張,讓台海不再成為衝突熱點」,讓兩岸能夠和平共存。而為了建構兩岸永久的和平,兩岸持續的經貿、文化交流則是降低兩岸軍事衝突的助緣,這是任何一位負責任的台灣領導人都必須戮力以赴的事情,也是真正愛台灣的具體表現,否則,要是一再以各種議題製造兩岸衝突,把台灣引入戰火的深淵,讓生靈塗炭,要說這樣的政治人物會表裡如一的愛台灣,是連鬼也不會相信。

 台灣面臨的另一大問題是無就業復甦的經濟問題。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」。想台灣20年前的意氣風發,和今天的暮氣沈沈,真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嘆!何以致之?從李前總統的戒急用忍,到陳前總統的鎖國政策,都是前因,而後果就是今天台灣經濟每況愈下。「解鈴仍須繫鈴人」,台灣必須走出去、和世界各國貿易,不只和美、歐、日、東南亞,也必須和中國做生意,要做生意當然要簽契約,而兩岸之間做生意的契約就是「兩岸經濟協議」,「兩岸經濟協議」簽完之後,再和其他國家簽經濟契約,這樣,台灣貨才能有保障、有競爭力,就能全世界走透透,人民就會有工作。相反的,如果兩岸不簽經濟合同,而是繼續像現在這樣成為東亞區域經濟的孤兒,這樣的結果會比較好嗎?

 誠如馬總統所言,「當初因為人民渴望改革,我才會當選」。這一部份是這篇演講裡面美中不足的地方。因為,從馬總統整篇演講中,我們看不出政府打算在哪些方面要改革以及改革的方向。或許受限於時間,馬總統無法說的清楚。這裡,我們提出幾個改革的建議,首先是解決高房價的問題。高房價為十大民怨之首,台灣的房價所得比已經過高,造成人民沈重的負擔,政府應該有所做為,不應再放任建商、投資客來宰制整個房地產市場,造成富有良田千畝,而窮無立錐之地的不幸現象;第二、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。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的統計,以五等分來分,2008年台灣所得最高的百分之二十是最低的五分之一的6.05倍,若不加上社會福利等政府移轉支出,兩者差距更是達到7.73倍。而且,最低所得的這一百五十萬戶人家的家戶年所得平均才31萬,可見台灣窮人生活之辛苦,政府宜在稅制上改革,縮小貧富差距。第三:教育改革。教育改革談論由來已久,然而教育改革的結果並沒有讓學生的課業壓力減輕,反而加重了學生、父母以及老師的負擔,以致於在家中自學的學生不斷增加、父母親下班之後還要四處張羅孩子隔天上課要用的材料、甚至台北的老師因為壓力太大想申請到中南部,凡此等等都說明了教改仍須再改。

 我們很高興,聽到馬總統說,「不論連任與否,不管民調高低,他都會持續推動改革、振興經濟」,此話與歐巴馬的名言:「寧願做一任好總統,不願做兩任平庸的總統」,兩者心態是一樣的,都是勇於面對挑戰,不計個人毀譽,值得稱道。「讓人民過平安的好日子」就是馬總統的中心思想,而他念茲在茲、所作所為並沒有離開他的中心思想,光是這一點,就足以讓馬總統載入台灣的史冊。

【中央網路報】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